4ART

我不想军训


归归真好看,哭了,神仙样子,还脸红红。好想……

【羿汶定情】如果脑细胞太过活络,就会…

*勿上升

*玩了很多梗,只是小片段。

*就是那个每天一分钟的团综衍生

*哥哥都是帅的,有病的是我。

*通篇没有主角出场。



(1)



“噢我简直没眼看他们。”管栎不控制地翻了个白眼。


何昶希在旁边点头附和道:“太腻歪了,我受不了。”


“啧。”夏瀚宇停止了他最爱的动作――挖嘴皮,“他们,有一些不合群。懂我意思吧。”


“嗯嗯嗯。”


“对对对。”


“好好好。”


“喂,不要在我发言的时候这样。”


“嗯嗯嗯。”


“对对对。”


“好好好。”


“…”


“好了,我们还是再来说说他们俩吧。”夏瀚宇做了一个“stop”的手势。


胡春杨怯生生的开口,“粉丝们估计又要说这像极了爱情。”


一直没有开口的李振宁朝他对了个眼色,“我觉得粉丝永远能从蛛丝马迹中找出些什么。”


“这种队内调情的行为实在是太恶劣了。”陈宥维开口道,“他们简直是拿我们当空气。”


此时的气氛十分的凝重,大家都坐在座位上沉思着,谁都不愿去打破此时充满理性与智慧的环境。


“我想孤立他们了,我只是一只楚楚可怜的幼喵喵。”姚明明发出了恐怖的话语。


“我不愿承担与我年龄不符合的成熟。”管栎眉头一皱。


“栎哥不怕,你有我们。”


“栋哥不怕,你有我们。”


“烁哥不怕,你有我们。”


“你们真的好恶劣哦。”管栎被气笑了。


“我要孤立大哥了。”胡春杨终于将话题cue回了原点,“明明我才是最小的。”


“嗯嗯嗯你是最小的。”姚明明回答。


“stop,让我cue回流程。”胡春杨严肃的瞪了他一眼(?),“栎哥你看到那个蜘蛛之后的事吗?”


“说实话,当时我还没看到。”管栎严肃的抬头。


姚明明忍不住插嘴:“李汶翰被蜘蛛吓到之后竟然…!”


“竟然!”


“竟然!”


“你可以去当uc浏览器的小编了。”


“竟然抱住了嘉羿!”


“啊啊啊这可怎么办。”何昶希愤怒的抓住了自己的头发。


“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丧尽天良!”


“惨绝人寰!”


“要死人了!”


“我受不了!”


整个会议室里顿时充满了悲伤的空气。


“我们才出道了七天。”陈宥维使劲的挤着自己的眼睛好让它流出眼泪。


“我们难道要成为China第一个因队友举止过于深入而倒闭的男团吗?”


“深入。”


“深♂入。”


“深♂入♀~”


“最后一个过分了。”


管栎一拍桌子一下子敲定,“我决定了!”


“什么?”大家都看向他。


“我们来堵柜门吧!”


是什么让你感到最虐



“走了,大哥。”

















他装作很潇洒的样子挥手与他道别,为的是保留在他心中那个高高大大的形象。


他们只剩下从前,再也没有往后。


个人分析cp的可行性 2



预警:泥塑有


我觉得旺旺这个称呼真的特别特别可爱。


先从前头开始讲,整个大的,轩翰。新来的可能不知道,因为是刚开始搞青你,包括我,李菡的cp其实第一期的时候都没有什么人,那怎么办?翻老糖。这一翻就给翻出来的,如果你爱李菡,你最近口味挑只想吃糖,信我,轩翰的糖能腻死你。


第二个其实我想打寒木春华,但我看大部分人站的还是年上,就看了别的名,是叫春风十里。因为糖都是一样的,你磕寒木春华的糖就半等于磕春风十里。毕竟是青你第二大cp,甜也有甜的理由,不过我不太喜欢受向春阳弟弟和攻向李菡,标着箭头让我一定要磕哥哥x弟弟我是看都不看。然后这边尽管是高位组,但我觉得戾气要比羿汶定情少的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的来说微博看了也不会惹自己生气,有不磕的想法。


再分享一个特别特别好看的,夏李一跳。虽然我一直认为这个cp就像闹着玩,名字比起前面几个略失文雅。我个人更喜欢称这对为闺蜜组……主要是李菡太好了!!跟谁都能组cp,看看那顺位发表,看看那个小动作,虽然没吃出什么cp味道但这氛围也很让人感动啊!老夏,小夏,李菡拯救自闭三巨头,磕,好磕!




轩翰:老夫老妻。宠溺组。

十里春风:一直努力的弟弟和宠弟弟的哥哥

夏李一跳:日常沉默x努力开导


懂我意思吧


轩翰,一个是往死里头宠,一个是使劲儿的闹。李菡只有在轩哥面前才不会操什么老大哥人设,他就一傲娇,而轩哥是真正的好脾气,霸道总裁类似甜宠文吃过没,就那种套路,可以甜掉牙。


十里春风,李菡宠不宠这个弟弟?这个弟弟听不听李菡的话?这个弟弟要是腹黑起来,绝对是小李拉二胡中的top。我也是挺奇怪的,第一期第二期的时候,站李菡的一般都是瓜,“这男的好瓜啊”然后到现在就变成了“花!!”“瓜!!”相争,难道是李pabo本性暴露了?这对cp如果我以后写的话,我觉得就像类似独占欲dd和在这一方面格外不敏感的gg。还有,年下万岁!!!


夏李一跳,我天,小夏是我2pick,我真的喜欢有实力的。感谢李菡,拉出自闭小夏。小夏这个人,我感觉属于很慢热派,就是你的一切都看在眼里,但他不会说,等到了很久很久之后才会提起“我觉得你这样这样”而李菡自从被轩哥过度开导后就变成了一个助人为乐的小孩。这对我自我感觉cp味是比不过前几对,但真的,姐妹绝对可以。


李菡世界第一好,李菡世界第一娇。


all汶万岁!




――++++++++++――

估计没有后续了,因为我开学了。


个人分析cp的可行性

含泥塑


对于我个人而言,李菡的三大cp我磕俩,在那俩中经常反复横跳。


羿汶定情有种自带光环类似于双王的cp,很难去弱化其中的某一个人,不仅我们写的别扭,看的人也觉得难受。现实糖多,磕可以,但建议不要上微博,某些维护自家宝贝儿的极端粉真的很倒胃口。这也让我注定成为一个站不稳墙角的人。


而饼干盒的话针锋相对的感觉会少些,毕竟其中一位还在努力冲35位,一眼就可以看出谁是瓜谁是花。我对李菡的一些泥塑真的可以就地舞出来,上一对不行,那瓜走的是沙雕甜心可爱弟弟type,我看现在都第四期了那超话里头还有逆的跑去蹦哒。


再分享一下也挺好磕的一个,煊翰。没什么别的,就一句话,适合,贼刚。年下小狼狗有谁不爱,这里我要说明一下,虽然都是年下,但火宣是李菡带的,磕起来会更好更带感,再李菡那个带傻弟弟的幼稚样,最小的反而要去养最大的,年下套路快去安排。


羿汶定情:年轻人的恋爱。

饼干盒:老夫老妻的调侃。

煊翰:弟追兄,搞养成。


↑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夹心在我眼里头没法走总攻,他顶多一会儿攻气爆棚压倒李菡一会儿他与李菡气势不分伯仲。


饼就不一样了。这男的好她妈瓜,他就是瓜。在我的笔下他是一个可以随地蹦出几句荤话却一脸正直的让你怀疑人生的哥。


火宣真的,安利他,虽然李菡带的比较多的是春阳dd但是火宣好独立这一男的,生活全靠自己,姐妹们去安排啊!


其实最重要的还是李菡娇,我爱死他的娇。


我这辈子就没敢打过正主tag,主要就是嘴皮子爽爽。


【饼干盒】一个设定



预警:通篇大白话,主梗,后来我懒到名字都不想打全。人物崩坏。


打拳转学生徐x校霸李



李汶翰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当了青春中学的校霸,说说是校霸,其实也没什么实权,底下小弟一共就俩,还特别不省心,一个内向一个调皮。


他哥们有天就拉着李汶翰去玩真心话大冒险。因为他脾气好,其次是放的开,再被针对喝下两杯鸡尾酒后李就不行了,迷迷糊糊的站起来想睡觉,恰好那天他俩小弟都不在,没人送他回去,他只好嘟嘟囔囔瘪瘪小嘴继续坐在位置上。


结果一下子又中招了,这会游戏已经玩到了白热化阶段,大家都已经抛开了原来在外的拘谨内敛的外壳,一个个热情如火。小姑娘想要问李汶翰真心话,李汶翰挥手说不行不行,这样老底都被扒完了,不干不干886。之后同桌的开始起哄,说校霸不给面子,这个校霸手上没实权,说要收回这个名称?


李一听就不高兴,本来人家就被莫名其妙的套上校霸的名字,现在怎么还被要求收回呢?可把他给气坏。正好他那天喝醉酒脑子一冲动就答应下来一个莫名其妙的大冒险。

说是去卫生间强吻第一眼看到的人。


如果那天李在清醒的情况下估计要被自个羞死,但他不清醒,记住。跌跌撞撞的冲向男厕所,打开门。哇,好她妈正的一个男的。

李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上亲,由于他个子比那男的矮,所以他还踮脚亲亲,就跟个诱惑妖精在线索吻一样。


那男的也开放,也没推开他,结果后来还是李的那桌人帮两人拉开,亲的那叫个如胶如漆。一方面给那男的赔罪,说我们这只是个游戏,打扰到你了不好意思。一方面把看起来已经醉到不清醒的李带回去。


等到李后来醒来,还没记起这件事,他问他那哥们那天发生了什么吗?为什么我早上一起来嘴巴那么红?那哥们也不好意思说你那天和一个厕所间偶遇的男的亲成这样的,就说你那天一定要给我们表演一个一分钟吃三百只小龙虾,还麻辣的,所以你嘴成这样了。李嘲笑他说你当我傻吗?我会吃麻辣小龙虾?他哥们哇了一声你怎么这么聪明,李补充上我不能吃辣。


厕所间那男的其实是徐炳超,那天他在酒吧里头打工,上个厕所的时间就遇到了这么可爱的一个人。是的,他天生是个给,所以他对于李这样“热情大胆还有点可爱”十分钟意。


他爹帮他转了个学,正好是李那所学校,听高年级的学长学姐说我们这一届有一个很可爱的小校霸,平时没有什么实权,逗逗他可以,但别太过。


他抱着好奇的心去看那个小校霸,哇塞,这不就是厕所里头的那个小可爱吗,之后他们又在厕所里头偶遇,徐指着自己的脸对李说,你还记得我吗宝贝?


李大吼流氓啊救命啊,把徐给整懵逼了,这不那晚还亲的跟个生死虐恋一样,现在就拍拍屁股说我耍流氓?


李的后援团――他那俩傻弟弟看到李被欺负,就坐不住,你个转学生知道我老大是谁吗?竟敢欺负我老大,找打!就叫了李后援会的一帮猛男准备放学后堵徐进小树林。


李是一直都不清楚这件事的,而那帮猛男也没有想到,看起来瘦瘦长长的一个人,他妈怎么会这么能打架。


徐邪魅一笑说道老子全国青年组自由搏击冠军。这周边最有名的那家拳馆就我我爹开的。


猛男们顿时就怕了,一个个爷爷爸爸哥哥地叫着。徐这人也不记仇,告诉那帮人把你们老大报上名来,说出来就不揍你。


人家一想,老大,真正的老大就是李汶翰啊。没毛病,李汶翰。报完名就倒地上装死。


然后徐就一天晚上把李给堵了,李乖乖巧巧地跟着徐,徐问他你是不是看不起我,找人来堵我。李一脸无辜,我没有啊我不是。


正好那天徐心情不好,李这么一说就惹到他,三下两下地把人家扒光扔床上。李一脸不可思议你干什么你这样是要犯法的不行的…


然后徐就在李的抗议下把李给办了。水乳交融恩恩爱爱不可描述的一些列事情过后。


李真的特别特别委屈,但徐拍了照,说你不满足我我就把你放到网上,于是就变成了每天随叫随到,晚上爱咋就咋。


后来徐知道了其实那天不是李派人去堵他的,是他的两个小跟班,就开始心疼李,对不起李。开始狂追李,希望他能原谅他。


李一开始冷酷无情,叫你不听我解释,还逼这我强办我。小公主脾气上来一发不可收拾,后来逐渐被徐的忠犬给一点点感动了。有了一点点的开始就是很多很多的以后。


后来他们毕业后,李答应了徐的求婚,徐在婚礼上这么说,“我这一生其实活的挺混账的,我对不起李,但他却选择原谅我,那会我就觉得我应该好好珍惜他,像他这么好的人是见一个少一个。”


李在旁边一边偷笑一边贫嘴:“得了吧,就你还疼我。”


“你是我在床上都舍不得用力的宝贝。”徐炳超深情地说道。


――――――――――


李汶翰:住嘴,大猪蹄子。


【我汶】笼中鸟

预警:泥塑,平行世界,勿上升。

            自娱产品,勿代入。


1.


我十一岁的那年,喜欢坐在家门口那棵纳凉的老树下,赤膊着啃妈从店里头买来的西瓜。


童年都是单纯而又无知的,大人将你层层保护着,不让你去接受那复杂神秘的社会。


“阿淮!”我妈的声音。


我回过头去,看见我妈带着一个小孩走了过来,她一边牵着那个小孩的手,一边向我介绍:“这是汶翰,妈妈最好姐妹的儿子。”


她回头去向那个看起来挺腼腆的小孩介绍我,“这是阿淮,年龄比你大一些,阿姨先和你妈妈去聊天,你先和这个哥哥玩,好吗?”


他点点头,双手却无措的抓紧自己的衣服。我从妈妈的看的书上看到过,这是人紧张时候的表现。


作为年长者,我想我应该做出表率。我将桌上还剩片的西瓜递给他,开口:“请你吃,这天气热先降降温,我们待会去玩。”


我妈看着这样的我,点点头就走了。


他接过了我的瓜,朝我点点头。随后一个轻到不能再轻的声音,“谢谢。”


我朝他笑了笑。


之后我们迅速地建立起了友谊,男生的友谊真的很令人奇特,在女生还在扭扭捏捏的猜测对方的心思不敢开口,我们已经从天上的星星聊到了地上的河流。


他跟我讲他叫李汶翰,小名叫旺旺。水性特别好,所以游泳游得特别快。最喜欢杭州的地方是西湖,因为那里有白娘子。


我撇撇嘴,反驳道:“西湖有什么好玩的,我妈妈一有空就带我去那边玩,从小时候到现在,角角落落我都去过了。”


他却星星眼地对着我,羡慕的开口:“我妈没怎么带我去,好玩的地方我都还没去逛过呢,好羡慕你。”


他重点是怎么不太会抓,我总结着。


聊来聊去最后问道他怎么回来我家。


“我妈妈说今天有重要的事情。”他皱眉着,像是在很仔细的回想,“她不告诉我。”


“没事。”我拍拍他的肩,“我们去玩。”


2.


之后他就经常来我家串门了,因为他搬家到了我隔壁。


他的父母是做老板的,我妈这么跟我说,所以汶翰这孩子经常被留在家里头,现在家里三个月没人,太可怜了。


“请他过来到我们家住啊!”我提了个建议,“反正我们家房子大。”


我妈笑我鬼机灵,但也最后参考了。


因为她把汶翰带到了我房间,当时我还在写作业,一看到他,兴奋地扔下笔头就去跟他聊天。我妈跟我说要有分寸,不要因为汶翰乖就欺负他。


他那会长高了许多,但也还是比我矮了小半个头,站在门框那边,温温柔柔地着:“阿姨淮哥他不会欺负我的。”“阿姨您先去忙,行李我自己会准备的”


我妈当时也确实挺忙,给我切了个水果盘,就急急忙忙地出门。


我问他一个人在家孤单吗。


他摇摇头之后又点点头,随后又狡黠一笑,露出他的两颗漂亮的小兔牙。


因为了解他,我知道他腼腆的外表下是一颗其实什么都玩的来的心,他只有对熟人才这样。我暗自高兴着,却明面上什么也没有表示出。


他和我睡在一张床上,我家墙隔音效果特别好。因为我妈是个医生,活得比较养生,注重生活的一切小细节。


我们晚上偷偷聊天,偷偷玩PSP,偷偷听歌,玩着一切在那会我眼中是新奇而又刺激的“游戏”。


他默默地陪着我,有些时候吵醒了我妈,我妈皱着眉头,数落着我,什么不三不四,不教好,就只知道带坏人家都冒了出来,他这时就回维护我,说着一些好话,把我妈哄的高高兴兴地回房间。


我就会朝他竖一个大拇指,回到房间我们继续,直到累了才睡觉。


所以那三个月是短暂而又让我颇为珍惜的。


3.


后来上了初中,我高高兴兴地回家,告诉我妈我当上了学生会主席。


她一脸欣慰的表扬着我,让我不要松懈。


我转身跑向李汶翰家那栋房子,却看见了往外搬行李的搬家公司。


我去问搬家公司的人,“那家主人去了哪儿?”


“他们要搬走了。”叔叔和蔼的跟我说着,“这里你还是先离开吧,不要打扰叔叔们的工作,好吗?”


我当时整个人都懵了,为什么他没有告诉我他要搬家?我不是他最好的哥们吗?


愤怒与悲伤交杂在我的心里。气的我回家根本就不想吃饭,我妈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处,她手搭在我的肩上,努力开导着我。


她是我从小的倾诉的对象,我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我从来就不知道父爱是什么。


“妈妈可以帮你要到联系的方式。乖,别生气。”她这么说着。


我当然知道她说的联系方式是谁的,可我就是气不过他不声不响地离开。


或许我当时还没有进入青春期,但平日里就早熟的我此时却幼稚地钻着牛角尖。我不想去理他,把他的联系方式都拉黑个遍。


4.


后来我有去打过他的电话,接的确实他的母亲,他的母亲一脸歉意地跟我说汶翰已经去韩国了。


去韩国?为什么?我问着。


他去当练习生了,说是要实现自己的梦想。那边阿姨声音充满着歉意,她叫我不要去生汶翰的气,搬家那次忘记你了阿淮。他也挺难受地,但是怎么打你电话也打不通…


我再跟阿姨岔开了话题,随便闲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挺复杂挺难受。这就是长大才能接受的感觉吗?我用冷水擦着脸,试图让我清醒理智下来。


后来一回神却看到母亲焦急的脸。


“你怎么了?”她问我。


我问她,她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紧张?


“你晕倒了。你还不知道吗?”她告诉我。


我心里咯噔一下,我不想告诉她其实我现在身体挺难受的,随便地叉开了话题,“可能是昨晚没睡好吧,昨天晚上忙的挺晚的。”


她一脸狐疑的看着我,我再说了些谎话哄哄她。


我上网查了下我的病症,我认为我是得了病,所以我会喜欢上了这个弟弟。


这是禁忌,我知道这是我唯一不能向我母亲说实话的事情。从他离开的三年后,我对他的感情从未失过。


就算曾经赌气,曾经愤怒,在夜晚我仍然回想起他,想起他晚上跟我讲的悄悄话。


他说他其实挺怕黑的,但他不能让爸爸妈妈知道,因为大人如果知道了,就不会那么放心的把自己留在家里,不能安安心心的工作。


他还怕黑吗?他还喜欢西湖吗?他还记得我吗?


结果当然是什么都没有查到,页面上突然跳出了个小弹框,是狂躁症。


我不知道我当时是为什么要点开来,为什么要拿症状和我自己对比。


5.


后来他出道了,在中国。我在电视上看到了他,挺好看的。


瘦了,又高了。他唱歌的声音跟他平时说话完全不一样,不知道是不是韩国那边的训练方式改变了他。


我每天查着有关他的信息,因为我没事干了。我早就结束了我的学业,现在正处于创业的阶段。他都在努力,我为什么不呢?


我妈还在和他的妈妈每天联系着,我叫她少跟阿姨说我的事,问问汶翰他最近怎么样。

她笑着埋汰我:“是不是对无所事事的自己感到羞愧了。”


我低头翻了个白眼,没理她。


您儿子现在可在干大事。


6.


等到我成功的时候,我却又一段时间没去了解他。人真的是忙的时候特别忙,闲的时候特别闲。


我在咖啡馆偶遇了他,那天我正好空着,准备给自己放个假,恰好他的剧组就在那边拍摄。


他一开始还没认出我,可我却一眼就扔出了他。这就说明我的变化其实还是挺大的。

他朝我笑笑,同小时候一样叫我:“淮哥。”


我知道他忙,也就没怎么同他唠嗑,要到了他的电话和wx后,他就朝我挥挥手跑去剧组了。


晚上回家后,我挺兴奋的加了他号,给他改了备注。就像青春期的少女,可笑而又憧憬。


他跟我讲了他的许多事,从他的出道,到如今变成了一个演员。


“其实心里落差挺大的,这与我所想的出道还是有不同的。”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让他继续没有目标的追逐着他的梦想?还是狠心让他抛弃了他的梦想,做回一个舒服的普通人。长时间的不接触让我变得拘谨而又可笑,或许在他心里我也从无话不说的兄弟,变成了一个长时间不联系的朋友。


我那天发病了。


我的私人医生告诉我近期最好不要再有情绪上的波动,因为我会将自己绕进去,却怎么也绕不出来。


我对这份不能说的感情太过投入,我一直都知道。


7.


他再次主动跟我联系的时候已是半年之后。


电话里传来他好听而又轻快的声音:“哥,我要去参加一个选秀了!可能会再次出道哦!”


“什么?”我不解的问着,因为我实在不太了解娱乐圈。


“就是青春有你啦,记得要看哦!”他电话里头给我解释了一遍,之后又急急忙忙地挂了电话。


他从来就不是我的笼中鸟,他真正向往的还是那片他曾飞过的天空。


我已经可以好好的处理好我自己的感情,尽管那只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


8.


我们的未来都好好的,因为没有人能预知未来。


【羿汶定情】毫无作用的性别分化

您不觉得您有些叛逆吗?后续🚗

预警:非典型AB,很不好吃,如题,看不看的到看缘分。

陌阿辰和我一块写的。

她负责主要肉梗,我负责肾虚小清新。


全程走评论↓